首頁 >  將進酒Bar >  正文

【將進酒Bar】金庸說 談戀愛也是要靠喝酒的

2019-11-02 09:07 來源?:?中國財富幫????? ? 作者:九公子的浪 原創

分享至

世間最美好、最浪漫的愛情,都被金庸寫盡了……

敵對陣營阻擋不了的愛情,哪管你是正派還是魔教,契丹族怎樣,蒙古族又何妨;

粉碎戒律清規的愛情,哪管你是武當還是少林,戒律委塵土,清規拋腦后;

逾越禮法綱常的愛情,哪管你是姑姑還是師父,16年也等,誤終身也無怨……

除此之外,隨便撩幾下就走的那叫招惹。

令狐沖招惹姑娘,只有儀琳與師妹;楊過招惹姑娘,都結拜成了兄妹;張無忌招惹姑娘,其實只把你當妹妹;段譽招惹姑娘呢,成了真妹妹……

這些“妹妹”都僅僅是妹妹,究竟為何?

金庸說,談戀愛是要靠喝酒的。

酒對了,人才能對。

“郡主,世上不如意事十居八九,既已如此,也是勉強不來了?!?/p>

“我偏要勉強?!?/p>

“我偏要勉強”就是趙敏的愛情觀。

張無忌第一次和趙敏喝酒,是在綠柳山莊里。趙敏先是斟了一大杯酒,一口干了。酒過數巡,趙敏酒到杯干,極是豪邁。

張無忌此刻是否應該覺得趙敏既粗俗又失態?

自古美人,不是滴酒不沾,便是低眉淺酌,哪有如此豪飲的?

錯了。

張無忌眼見她“臉泛紅霞,微帶酒暈,榮光更增麗色”,十分美麗之中,更帶著尋常女子沒有的三分英氣,三分豪態,美得不敢直視。

再后來,趙敏在大都約張無忌吃飯,居然讓他連喝了自己的三杯剩酒。要知道,周芷若在漢水舟中第一次見張無忌,是把飯一口一口地喂到他嘴里的;小昭怕張無忌吃地溝油,全年無休,戴著鐵鐐銬也堅持做飯。

當張無忌看到趙敏遞過來的三杯剩酒,是不是該雷霆大怒,然后懷念周芷若和小昭?

錯了。

張無忌拿起酒杯,炭火光下見杯邊留著她淡淡的胭脂唇印,連喝了三杯她飲過的殘酒,心神蕩漾?!八郎\笑盈盈,酒氣將她粉頰一蒸,更是嬌艷萬狀。張無忌哪敢多看,忙將頭轉了開去?!?/p>

周芷若給張無忌喂飯,得到的是感激;小昭給張無忌做飯,只覺得是懂事;趙敏給張無忌喝殘酒,得到的卻是迷戀。

談戀愛又不是搞希望工程,得到感激、覺得懂事有什么用?

得撩!

趙敏伴著一陣酒氣撩進張無忌心里,否則后來閑來無事,他怎么會信步之間,竟到了兩次與趙敏會飲的小酒店。他心中一驚:“我心中對趙敏竟是如此撇不開、放不下嗎?”

見趙敏坐在老位置喝酒,桌上的四碟酒菜,和第一次約他來飲酒時一般無異,心底體會到了她一番柔情深意,不由得伸出手去握住了她雙手,張無忌顫聲道:“趙姑娘!”

趙敏喝多咬張無忌手背那一口,直接咬到了張無忌的心里,要是沒有酒,能發揮出這功力?

2003版《倚天屠龍記中》蘇有朋、賈靜雯飾張無忌、趙敏

所以張無忌對周芷若又敬又怕,對著趙敏才“騷話連篇”:“今日要你以身相代,賠還我的洞房花燭?!?/p>

在去綠竹巷之前,令狐沖還是一個暴殄天物型酒鬼。

老板岳不群也不好好搞經營,整天想著辟邪劍譜。

華山上沒好酒,令狐沖也就沒有正經研究過酒。

乞丐手里的猴兒酒,田伯光送的謫仙樓的酒,在他眼里根本沒有差別。

綠竹翁是他開始喝學院派酒的啟蒙老師。

令狐沖是幸運兒。他福至心靈,第一次跑去綠竹巷,聽到任盈盈的《笑傲江湖之曲》時,只覺“當真神乎其技,難得是琴簫盡皆精通?!鼻僖羲浦刮粗怪H,卻有一二下極低極細的簫聲在琴音旁響了起來?;匦褶D,簫聲漸響,似吹簫人一面吹,一面慢慢走近。

令狐沖捧著曲譜,呆呆地站著不動,對師父說出了也許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句話:“弟子多耽一會便回去?!?/p>

他珍惜這個聲音,不想擦肩而過,當即報名老師的課——學琴。

殺雞焉用牛刀!這位老師沒親自下場,而是讓自己的徒弟綠竹翁來教。

酒鬼教酒鬼學琴,學琴就成了次要……

綠竹翁酒量雖不甚高,備的酒卻是上佳精品。綠竹翁于酒道所知極多,天下美酒不但深明來歷,而且年份產地,一嘗即辨。

令狐沖聽來聞所未聞,不但跟他學琴,更向他學酒。深覺酒中學問,比之劍道琴理,似乎不遑多讓。

一邊品酒,一邊聽任盈盈彈琴——綠竹巷里聞琴意,當壚乃是卓文君?

心中漸漸生出一絲依戀。

酒對頭,人也對頭;酒上頭,人更上頭。

一個和尚,被人關在冰窖里,吃食只有肉和酒,堅決不吃,只能咬冰解渴,慘不慘?

可他偏說這是他一輩子最快樂的日子。

虛竹,大概是全世界最不浪漫的人,木訥老實,顏值平凡。

寫不出半句情詩,更不懂半點情話,碰到女孩子,只會低頭猛念詰屈聱牙的佛經,“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”。

然而,在黑暗寒冷的冰窟里,一杯酒讓他銅墻鐵壁似的戒律和修持開始被蠶食。

幾碗酒一下肚,反正已破戒,美人入懷,縱使下地獄、墮輪回,也再不回頭了。

他和她,一個守什么戒律清規;一個要什么王權富貴。

在這個奇葩的地方、荒誕的時刻,竟然擦出愛火。

后來,他一度想懺悔、想贖罪,想再回去當和尚。

直到在靈鷲宮和段譽喝酒,才發現自己根本忘不掉夢姑。

兩人各說各的情人,與酒纏雜在一起,你引一句《金剛經》,我引一句《法華經》,自傷自嘆,互相寬慰。

虛竹寬慰段譽:“得失隨緣,心無增減?!笨稍掚m如此,虛竹自己又豈能做到?

于是,在西夏,“我這輩子最快樂的地方,是在一個冰窖里?!彼G訥地說。

但對她而言,這就是最浪漫的情話。

她把他請到幔帳里。他還了俗,當了西夏駙馬,再也不求證什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只為今生,不管來世。

虛竹的愛情其實也很浪漫。浪漫和技巧無關。

在最真實的表達面前,一切修辭都是多余。

執筆:陶野

統籌:柯銳 徐丹寧

編輯:謝玥 吳芃

視覺:喬琦宇 王祺

監制:雨天

責任編輯:閆梅
相關推薦

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

微信公眾號

APP客戶端

手機財富網

熱門專題

广西快乐十分开奘结果 河南22选5开奖 五排列开奖结果查询 快乐十分玩法 美国股票指数期货 七星彩排列五软件 河北十一选五计算公式 股票涨停群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k图 体彩湖北十一选五规则 天津快乐10分钟技巧